越剧梁山泊与祝英台 | 越剧五女拜寿 | 越剧红楼梦 |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
当前位置:主页 > 戏曲杂谈 >

观看昆山人俞玖林的昆曲《玉簪记》所思

来源:未知  已有人浏览  发布时间:2014-10-16
      2014年10月10日有幸在昆山最美最好的剧场昆山艺术中心保利剧院,观看昆山人俞玖林先生的昆曲《玉簪记》。玖林是我们昆山正仪人,也是我多年的一位老朋友。1998年7月他毕业于苏州评弹学校昆剧班,之后又于南京艺术学院表演专业学习毕业现为南京大学中文系戏剧影视艺术专业研究生,苏州昆剧院院长助理,曾师从石小梅,2003年拜师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汪世瑜门下。这些情况其实大家都知道了,我不过是再重复一遍罢了。青春版《牡丹亭》造就了俞玖林,使他先后获得了不少的荣誉,尤其是获得了第23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这些应该说与他坚忍不拔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俞玖林是昆山的骄傲,也是我们昆山戏曲界的骄傲。

 

      《玉簪记》是昆曲的传统经典剧目,是根据明代高濂原作及有关川剧、昆剧本改编。故事主要讲述的是:书生潘必正赴试途中,来到姑母出家之处女贞观读书备考,遇青年道姑陈妙常,两人相慕生情。姑母看见潘必正与陈妙常两人幽会怕生不测,逼侄离观赴考。妙常雇舟追赶欲同行,其中“逼侄赴试”从川剧移植而来,“问病开方”、“三追舟”等有新的创造,最后两场则完全是情节发展的新作。现代科技就是好,打开电脑网上一百度,观看了俞老与张娴先生、岳美缇与蔡瑶铣(张静娴)、黎安与沈昳丽的《玉簪记.琴挑》,尤其是去年在苏州昆曲博物馆观看了北方昆剧院肖向平与苏州昆剧院吕佳合作的《玉簪记》,因为对这个戏也算是有点熟知了,看得多了也就有点比较和想法了,这个仅仅是我本人的观点啊,感觉昨晚的昆山艺术中心《玉簪记》舞台有点大,再加上乐池舞台与演员之间的距离有点远,显得有点空荡荡的,互动方面稍微有点欠缺。而苏州昆博的那次演出感觉很好,观众与演员只有1-2米的距离,那种氛围很好。最令我感到很出彩的地方就是最后一场“秋江”,俞玖林、沈丰英、柳春林、吕佳等配合默契,追船的表演、圆场令人佩服,是化了功夫的,俗话说得好“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还有就是结尾的音乐采用了琴曲的元素,用唢呐来演奏有着一种独特的效果,震撼人心啊,真是一种美的艺术享受。

 

       因为《昆玉堂》的缘故,近年来接触昆曲的机会多了,从以前对昆曲的陌生、无知,到现在的有点熟悉、有点了解,逐渐喜欢了。慢慢的迈开双腿走进了昆曲的剧场,在南京省昆小剧场观看了昆曲折子戏,在苏州开明剧场观看了王芳老师演出的全本《长生殿》,在苏州人民大会堂观看了湖南省昆剧团的《荆钗记》,在苏州文化中心观看了上海昆剧院的《烂柯山》,在原昆山大剧院观看了湖南昆剧团张富先老师的《彩楼记》,在昆山亭林园三次观看了张军先生的园林版《牡丹亭》,在昆山亭林园古戏台观看了昆曲成功申遗十周年“昆曲过故乡”演出。

 

       因为工作的便利“揩了”昆曲不少的好处,每次江苏省昆剧团“昆曲进社区、进学校、进企业”,领导都安排我负责,固有“近水楼台先得月”之幸也!可以与昆曲人零距离、全方位接触,看到舞台上、舞台下的昆曲人,因此先后认识了柯军、李鸿亮、王斌、龚隐雷、钱振荣、计韶清等老师,因“昆玉堂”见到了昆曲名家张继青、梁谷音、王芝泉、沈昳丽、顾卫英、周雪峰以及曲家甘文轩、汪小丹先生,还有我们“昆玉堂”的老师顾再欣、毛伟志、王悦丽等老师。

 

       感动最深的二件事,一是我们昆山自己的小梅花艺术团,应该说在政府的关心扶持下,在黄国杰等老师的坚持努力下,在全国已经有点小名气了,几乎每次全国小梅花荟萃比赛都有佳绩,造就了像李沁、钱玉婷、尤雷一批优秀昆曲人才。还有就是在昆山观看了日本著名歌舞伎坂东玉三郎的杜丽娘,出神入化,地道的苏白、纯正的昆腔、恰到好处的节奏,婉转动人,但事实上坂东玉三郎先生还是一句中文都不会、一点昆曲基础都没有。2007年,在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的帮助和安排下,坂东玉三郎来到中国观看昆曲《牡丹亭》,在苏州,他对昆曲名家张继青的表演“一见钟情”,于是开始跟随张继青学习昆剧杜丽娘的表演技巧。我想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一个日本人、一群小孩子都可以唱好昆曲,我一个昆山人更应该唱好昆曲。